主页 > N烛生活 >改变的力量 >

改变的力量

N烛生活 来源:http://www.msc048.com 发布时间:2020-07-12

改变的力量

曾经看过一个故事,一位计程车司机服装整齐,车内布置典雅。乘客上车后,他会贴心地询问车内温度是否适合、想听怎样的音乐或广播、想聊天或是安静休息,车上并提供当天日报、杂誌、果汁、可乐,甚至温咖啡。抵达目的地后,还会绕到后面帮乘客开车门,并递上印有专线电话的高级名片,说声:「希望下次有机会再为你服务。」

一位乘客忍不住问道:「你是从甚幺时候开始这种服务方式的?」

这位专业的司机说:「从我觉醒的那一刻开始。」

「伟大,不是环境使然,」毕生研究「企业如何长期维持卓越」,并出版过《基业长青》、《从A到A+》与《选择卓越》等书的管理大师柯林斯(Jim Collins)这幺说过:「伟大是清醒选择下的产物。」这位计程车司机的生意,从来没有受到不景气的影响,他很少会空车在城市里兜转,客人总是会事先预定好他的车。他觉醒后的改变,不只创造了更好的收入,而且更从工作中得到自尊。

被学习型组织大师彼得‧圣吉(Peter M.Senge)形容为天才的寇夫曼(Fred Kofman),在其经典着作《清醒的企业》中,区分了「受害者」与「参与者」:「受害者只把注意力放在他所无法影响的外部因素。当事情变糟,他会向外寻求归罪的对象。而参与者,认为自己能够回应外部的环境。当事情变糟,参与者会去寻求了解他能够做些甚幺,以便修正问题。」

这一期《看》杂誌的封面故事,将为您介绍五个重要人物,每一个人都有他动人的「改变」故事。

前五大金控之一,富邦金控的董娘陈蔼玲,为何愿意登高一呼,号召各界名流一起监督核电厂,反对核电?

执导《海角七号》、《赛德克‧巴莱》,写下台湾电影史传奇一页的魏德圣,如何能不断在资金窘迫的电影环境里、自身负债累累的情况下,坚持拍出心目中的理想国片?

一个连高中都考不上、只读农校的黑幼龙,如何成为美国休斯飞机公司经理、製作主持热门节目、担任宏碁电脑副总经理,又成为卡内基训练大中华区的负责人?中年不断转换跑道的他,哪里来的勇气做出改变?

经历过离婚、母亲过世,到手上节目都停播、投资的事业也血本无归,甚至生计都成问题的艺人许效舜,如何走出几乎崩溃的日子,重建生活,夺得金钟?

曾经外遇离婚,被认为「不诚实」,读者纷纷离去的苦苓,如何从爱恨分明、讲话毒辣、不留情面,到现在却能处处体谅他人,又重新写作?

让我们一起来欣赏他们「改变的力量」。

改变‧故事之1 》
董娘勇敢上火线

陈蔼玲:
从识读媒体到监督核电


登高一呼号召各方名流、并担任「妈妈监督核电厂联盟」发言人的关键人物,就是富邦金控董娘、富邦文教基金会执行董事陈蔼玲。对她而言,投入核电议题只是吾道一以贯之,延续她长久以来投入的媒体素养改革,仅此而已⋯⋯

文☉郑少凡
核电议题在台湾吵扰多年,最近又沸沸扬扬的喧腾起来!2 月25日,新上任的行政院长江宜桦宣布核四(第四核能发电厂)是否续建将由公投决定,并赌上政治生命,表示若公投不过就下台!

长期以来反对任何形式公投的行政院,发动公投突袭,此举无异为反核议题投入一颗震撼弹!面对门槛极高的公投法,民间反核一方一时之间手足无措,犹豫该如何接下行政院这一招⋯⋯

登高一呼》
号召成立「妈妈监督核电厂联盟」

未料一反常态,艺人与明星纷纷站上火线,公开表态反核,尤其是两百多位母亲发起的「妈妈监督核电厂联盟」,更是代表了中性立场的民众,持续让反核力量发酵与深植人心。

就在3月9日反核大游行前夕,「妈妈监督核电厂联盟」正式宣告成立。在成立大会上,名流聚集,作家刘黎儿、艺人陶晶莹、李烈、陈淑丽,罕病基金会创办人陈莉茵、政大广电系退休教授吴翠珍、台北市家长协会理事常玉慧、皮肤科医师吴敏绮、特殊教育专家赖美智、导演王念慈、兰屿妈妈代表希婻、媒体人夏嘉璐等,共同上台表达自己的理念,连第一名模林志玲也加入发起人的行列。

而登高一呼号召各方名流,并亲上火线担任「妈妈监督核电厂联盟」发言人的关键人物,就是富邦金控董事长夫人、富邦文教基金会执行董事陈蔼玲。

富邦金控是台湾第一家金融控股公司、五大金控(兆丰、富邦、国泰、开发、中信)之一。在台湾社会发展脉络下,财团与政府间的关係本来就密切而複杂,往往对社会议题不愿表态,尤其是核四事关政治,富邦董娘陈蔼玲为何敢站出来号召人马加入反核队伍?

其实,发起「妈妈监督核电厂联盟」对陈蔼玲而言,只是「吾道一以贯之」──延续她长久以来投入的媒体素养改革,仅此而已。

到底媒体素养与监督核电有何关係?这得追溯到她嫁给富邦金控董事长蔡明忠之前⋯⋯

立志当记者》
推动媒体素养教育
纳入九年一贯课纲
陈蔼玲从小就想当记者。大学如愿就读政大新闻系,毕业后曾在奥美广告公司实习,之后便进入台视担任记者,一路当到主播。陈蔼玲在主播台上的亮丽风采,在30岁以上的台湾中坚世代中,留下过深刻的印象。

至于为何立志当记者,是出自于陈蔼玲一直以来想改变社会的渴望!「Pen is mightier than the sword(文胜于武,笔胜于剑)!」自信、美丽一如当年的她娓娓道出自己的信念:「利用文笔去发掘社会要改变的地方,去提供针砭之言。」

嫁入豪门之后,陈蔼玲不改其志。唯一不同的是,她手中握有的不再只是一枝笔。九零年代初,正值台湾股市快速成长的时代,整个社会陷入炒股热潮。陈蔼玲认为,改变社会不能单靠慈善事业,而是需要从文化教育上着手。于是她着手整合企业与社会资源,成立「富邦文教基金会」,投入青少年议题。她热情地说:「有一人之能,服一人之务;有千百万人之能,就应该服千百万人之务。」

一开始,她将资源投入于戏剧製作上。但当时正遇上有线电视开放,电视频道由原本的老三台突然暴增成上百台。面对百花争鸣、良莠不齐的媒体环境,製作戏剧教育青少年,就像是河流中的一滴水,效果有限。陈蔼玲反思,与其砸更多钱製作节目,不如从根本问题着手──教育孩童「识读媒体」(media literacy),即认识和解读媒体,分析、检视接收到的媒体资讯,也就是媒体素养的培育。

从早年的「妈妈监督媒体联盟」,到后来的「媒体观察教育基金会」、政治大学传播学院的「媒体素养研究室」,背后都有陈蔼玲努力的身影。

而在「媒体素养教育」方面,从1999 年起,富邦文教基金会就开始结合各大学的传播学者与其他企业基金会的力量,从学校、社区团体、政府单位着手,宣导正确的媒体识读教育观念与重要性。在陈蔼玲锲而不捨的推动下,终于促使政府将「媒体素养」纳入教育政策中,让「媒体教育」成为台湾国民中小学九年一贯的课程之一。

在推广媒体素养的过程中,陈蔼玲曾遇到来自家长、教师与政府单位的反对。有些家长认为:升学考试又不考,教这个干甚幺?有些教师认为:考试的科目排的都很紧了,哪来时间排考试不考的课程?而政府部门则认为,难以提拨相关经费⋯⋯

但陈蔼玲仍然不放弃。她一贯乐观地笑着说:「我觉得这种子(媒体素养)种下去是很重要的,不要因为有挫折与挑战就不下这种子。下了种子,时机到了就会成熟花开;若不下种子,时机到了也不会开花结果。」

二十年来,走过这条将媒体素养纳入九年一贯课程的漫漫长路,陈蔼玲对社会议题的推动颇有心得。她有感而发地说:「作为一个社会运动者,你只能走快一步,你快两步的话,人们就跟不上!」

不畏压力》
诉求中间大众
温和坚定地监督核电
「快两步人们会跟不上」,这也就是为何最近「妈妈监督核电厂联盟」的诉求是建立一个透明的资讯平台,而不是直接提出「反核」的原因。

3月31日,「妈妈监督核电厂联盟」与总统马英九、行政院长江宜桦等15位官员就核电议题进行座谈时,陈蔼玲再次强调,「妈妈监督核电厂联盟」不是废核团体,也不是反核团体,而是「中立团体」。也许有些联盟成员是採取坚定的反核立场,但还有相当大的一部分社会大众是迷惘、中立的。陈蔼玲希望代表中性的民众提出疑问,寻找正确资讯,也许在未来会跟反核团体殊途同归,做出正确的选择。

但也因为这样中性的立场,遭到许多人质疑。有人批评陈蔼玲此举是将长期以来坚持反核的团体边缘化;也有人说「妈妈监督核电厂联盟」被政府「摸头」⋯⋯面对这些批评,陈蔼玲还是温和地解释:「推动社会运动与社会教育是有策略的,不只是要有理想而已,还要有方法。我们的方法是,不要为了达成理想而造成社会对立,我们要寻求折衷,但不表示我们对理想与目的折衷。」

外界的批评可不只如此。自发起「妈妈监督核电厂联盟」以来,迎面而来的挑战就不曾断过,毕竟核四议题是镶嵌在台湾立场对立的政治背景下,如某立委就曾一再质疑台电,疑似为安抚陈蔼玲而「独惠」富邦金控。

面对种种质疑,陈蔼玲表示「心里早有準备」,但也坦承还是会有压力。她仍豪气地说:「在某种程度上这是革命嘛!前人先烈已经十次革命了,我们要做第十一次时也不能放手,踩着前人的脚步,同样得去付出。」外界的批评早在意料之中,陈蔼玲心里真正感到的压力,反倒来自于太多镁光灯聚焦在她身上。身为公众人物,她深深明白,站出来表态可以吸引更多民众关心核电议题,「我可以被利用!」虽是玩笑话,但陈蔼玲还是希望焦点回到议题本身:「这credit(功劳)本来就不是给我个人的,台湾有好多联盟团体在做这件事,功劳是累积的。」

另一个最大的压力,则是来自于体认到核电议题有其时间的紧迫性。陈蔼玲原本乐观的语气略显急促:「时间不在我们手上,这不像推动媒体素养可以慢慢做。教育本来就是十年树人、百年树木的事情,但核四牵涉到要ctivate(启动)的时间点,和核一、核二、核三要除役的时间点,牵涉到的部门是那幺广阔。所以,我觉得时间的压力是很严肃的。」

改变的力量

相信天理》
大自然运行的法则必须要尊重
从早年推动媒体素养到现在监督核电,对陈蔼玲来讲,一路走来都是在做一件本质相同的事情:学习自己独立识读和判断资讯,同时也是回到她自己决心担任记者的志向与初衷──让社会共好,「这是人类精神共同的目标!」她爽朗地说。

另一方面,陈蔼玲一直以来抱持的信念是:「我绝对笃信有天理、宇宙运行的规则在,这是不可违背的。」她认为「人定胜天」在某种程度上是对的,但最后还是有一个大自然运行的法则必须要尊重,「所以科技、开发不能走向剥削自然。」

尊重大自然的法则,或许也就是陈蔼玲坚持以「监督核电」的方式改变台湾的原始动力⋯⋯

热门内容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