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漂生活 >老爸作春梦,儿子也想要!──神女赋〉里的巫山云雨 >

老爸作春梦,儿子也想要!──神女赋〉里的巫山云雨

E漂生活 来源:http://www.msc048.com 发布时间:2020-07-31

老爸作春梦,儿子也想要!──神女赋〉里的巫山云雨

古代典籍看起来遥远而崇高,但也不过是当时日常的截面。更靠近一点看,经典往往也具有现代意义,有时嘴砲唬烂、有时更如网路乡民那般机锋生动。

上次介绍了古典时期第一个专业辞赋家宋玉,还有他的那篇看似搞笑恶戏,实则谆谆讽谏的〈登徒子好色赋〉,到底宋玉和登徒子谁比较好色,这可能得去问八卦版,然较之此篇,宋玉另外两篇连作〈高唐赋〉与〈神女赋〉,才真正为其代表作,我们尔后的许多成语,包括言小最喜欢讲的「巫山云雨」典故,即是由这两篇赋申衍而出。

古早认为高唐、神女二赋乃同一篇作品,但我的指导老师从声韵学考察,认为这两篇赋作于不同时期,但它们确实有密切关联,故事一开始楚襄王与他的言语侍从宋玉到了荆州的高唐,忽见云气千变万化,襄王以为是许愿成真,女神要出来送他金斧头银斧头,于是忙不迭请教宋玉。宋玉和襄王说了一个凄美又异色的爱情故事:

玉曰:「昔者先王尝游高唐,怠而昼寝,梦见一妇人,曰:『妾巫山之女也,为高唐之客。闻君游高唐,愿荐枕席。』王因幸之。去而辞曰:『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旦朝视之如言。故为立庙,号曰『朝云』。」

这里的「先王」说的是襄王他老爸即楚怀王,也就是一直跟屈原被认为有BL情节的那位。宋玉说早先拎北楚怀王同样到了高唐游览,白天睡着了,梦见一美眉,这位水水自称是巫山女神,「愿荐枕席」。这句话讲得实在超委婉,照字面翻译就是送个枕头给你试躺看看,拜託又不是去逛大买场。更白话说,神女意思就是要约ㄆ(消音)的意思。在那个还没有约ㄆ神器的年代,说话终究迂迴些。

就在这繁华梦境里,两人一夜贪欢后,神女临别告诉怀王:「若日后还想见我,我就在巫山之南、莽苍深处。晨曦照耀时化身为朝云,夜幕低垂前变化成微雨,朝朝暮暮、恆常相伴」,尔后怀王果然常思念起朝云暮雨的女神,替她立庙取了个「朝云」的甜腻暱称。可想像这段恋情之缠绵凄美,但何以怀王将自己上网约ㄆ的事告诉宋玉,宋玉又告诉怀王亲儿子,导致襄王后来也想约约看,这就不可考了。总之从上述原文,我们有了「云雨巫山」、「共赴巫山」、「翻云覆雨」等激情又晦涩的成语。

介绍到此暂且打住,我想起另一桩新闻,之前某校爆发的性侵与后续限制言论与捍卫名声等等诡谲发展,有一个听来文诌诌的术语反覆被提到,叫「情慾流动」,这个术语典出精神分析,我上次读一篇论文,就将「情慾流动」这术语用来谈宋玉的这两篇赋。

说起来楚怀王与宋玉分享这次旖旎的云雨经验,这大概是第一轮情慾的流动与分享,接着宋玉再如上述将事讲给了襄王听,这是第二轮流动。襄王一听老爸有此豔遇,又还是作梦梦到的不怕仙人跳,免钱又不贵,于是也春心蕩漾,跃跃欲试,这成了写作〈神女赋〉的契机:

楚襄王与宋玉游于云梦之浦,使玉赋高唐之事。其夜王寝,果梦与神女遇,其状甚丽。王异之,明日以白玉。
玉曰:「其梦若何?」
王曰:「晡夕之后,精神怳忽,若有所喜。纷纷扰扰,未知何意。目色髣彿,作若有记。见一妇人,状甚奇异。寐而梦之,寤不自识。罔兮不乐,怅然失志。于是抚心定气,复见所梦。」
王曰:「状何如也?」
玉曰:「茂矣美矣!诸好备矣!盛矣丽矣!难测究矣!上古既无,世所未见。瑰姿玮态,不可胜赞……

这一大段对话料想各位读者可能懒得细读,我直接帮大家重点整理,因为听到老爸豔遇有点太High,又读了〈高唐赋〉,楚襄王当晚也梦到了神女。隔天他兴搞搞告诉宋玉。宋玉问他这梦怎幺样,楚王说了一会后接着问宋玉,请他更细腻将神女形容一下。阿咧,各位看到这里可能会觉得有点怪怪的,一开始襄王梦到,爽也是襄王在爽,要宋玉怎幺形容?就好像你上了西斯版,跟大家夸耀说自己昨晚和ㄆ友酣战数十回,请乡民帮你写一篇实录……怎幺看都不对啊。

这个命题在文献学即称为「王玉互易」,一看就知道「王」和「玉」两字只差了一个点,而古文记事本末的逻辑又往往省略「襄王」、「宋玉」,于是乎这两人就被搞混了。我们现在看到的是《昭明文选》的版本,若上述版本正确,就真的是楚襄王爽一发后,让宋玉帮自己咏歌一下昨晚神女的形状。毕竟宋玉是他的言语侍从,有点像现在艺人或富商出个自传或写真书,找写手来代笔那样。但另一种说法是说前面的「王」与「玉」就应该对调,是宋玉梦到神女,而襄王跪求大大分享影片档。这说法也不是没理,但人家大王想梦好久都没得,被宋玉梦走了,这还不算欺君罔上之滔滔罪愆?

于是乎更进一步解释,就是所谓的情慾流动与共享,大他者小他者的慾望指向,实际上怎幺操作各位可能得自己看论文,我猜就像《火影忍者》的轮迴眼那种感觉。总之接下来描写神女之容貌型态,以及发乎情止乎礼的撩妹行为、不,我说以礼相待的行为,就是〈神女赋〉的大要。各位可能会想说这两篇赋怎幺看都是在讲楚王父子一夜情的故事,是哪有什幺讽谏之意咧?但其实宋明理学后才讲假掰的去人慾。在先秦两汉思想家讲的是阴阳共构的气化宇宙论,对情慾也是主张洩导而非禁抑。如〈神女赋〉这样的题材,被认为是「始邪末正」,同样是藉着情慾迷酚的叙事,进而导向一正能量的结局。

也正因〈神女赋〉创造出这样美好多情的云雨意象,进入了古典抒情传统,如元稹那句着名的诗「除却巫山不是云」。从此我们有了何其豔异的意象,寄託关于性和慾望的华丽隐喻。

热门内容
小编推荐